text_slogan_hidden_beauty_in_daily_life__white
lightness
medium
darkness
  • Words : 周郁華 (Daisy)

像喝生啤酒一樣的「現拉調酒」

通常只會聯想到生啤的汲飲系統 (Draft system),也可以拿來「現拉調酒」?去年初在東區,有間這樣離經叛道的酒吧「Draft Land」橫空出世。店內沒有舒服的沙發、沒有昏暗曖昧的燈光、沒有漂亮精緻的酒杯、甚至沒有調酒師和令人目眩神迷的酒牆。有的只是俐落的一排酒頭,還有精釀酒吧般一目瞭然的品項內容與酒精度,由穿著實驗服的侍酒師們來推薦服務。

這樣極簡風的酒吧,優點在嘗試過一次後也很顯而易見:用tap出酒不僅方便快速、品質穩定,還可以先試飲再點酒,不用怕喝到不合口味的酒。而酒款風格清爽易飲,價位也同口味與店內氣氛一般輕鬆。平均單杯NT$200出頭,無論是初次嘗試調酒,或是下班、吃完飯習慣來一杯聊聊天的人,都能有一個沒有壓力的微醺選擇。

  • Angus 對一杯好酒的定義是能讓人「一杯接一杯」。這裡的酒肯定是箇中翹楚。聊個天回過頭,同伴已在五分鐘內不小心喝完這杯 Draft Land 的新作「豬事大桔」。
  • 最能表現這裡 On Tap 特色的調酒,還是以 Fizz、High Ball 等原本就強調氣泡感的經典調酒最能展現。添加蒔蘿糖漿的 Gin Fizz 如春草般清新,打出來的氣泡感也更細緻持久。
  • 有 Cicerone 啤酒侍酒師鍾偉凱坐鎮的酒吧,怎麼會沒有啤酒調酒?能夠完整保留啤酒本身香氣,卻又同時用其他風味賦予新風貌,是我最喜歡的一點。 像這杯 Beautiful Chaos,用本身就像濃郁咖啡般的龍之牙司陶特做底,加入紅茶、斑蘭葉和蘭姆酒,最後用氮氣出酒,做出一杯有如「氮氣咖啡」的迷人作品。

明星調酒師在吧台裡「消失」了

然而Draft Land吧台後方看似沒有明星調酒師可供朝聖瞻仰,但在背後施展魔力的,可是不折不扣的國際級調酒大師——Angus Zou (鄒斯傑)。

入行15年,從台灣人進酒吧就是要開威士忌,調酒只是拿來吸引妹子的時代開始做起,Angus經歷了首次引進英式調酒強調新鮮食材入酒概念的Barcode、調酒師開始大放異彩的Marquee,得了世界調酒大賽台灣總冠軍,開了自己的Speakeasy地下酒吧Alchemy,甚至跟米其林三星主廚Roca兄弟、江振誠等名廚合作餐會,「調酒師」這個頭銜已從丟瓶子、調藍色珊瑚海,一路努力走到能像主廚般成為五感體驗的藝術創造家。為什麼在這個他已站上巔峰的時刻,Angus卻選擇讓自己從吧台「消失」?

Angus坦言,過去他也很享受在吧台中心成為注目焦點的成就感;但漸漸的,他發現這個舒適圈中,圍繞著他的永遠是同一群人,講的是同樣的話。於是他發現他對於這樣的現象倦了。他覺得台灣的飲酒文化應該可以更健全,如果拉掉現場調製的種種形式,讓調酒回歸大眾日常,才會是真正的「文化」。

在訪問過程中,Angus一直不斷提到他想要重新「創造需求」——沒有目的性的,就只是在天熱的時候想喝杯白酒、下班累極時便想來一杯生啤這般,他想讓喝調酒這件事就像喝咖啡一樣成為生活的習慣需求。而透過Draft Land,他不再是教育客人何謂「好的雞尾酒」,而是提供客人一個不用擔心的選擇。無論是喜歡酸酸甜甜的低酒精調酒,還是可以欣賞基酒風味的經典High Ball,在這裡都能夠不用擔心自己「不懂」,放心依自己喜好點酒。

「所謂的大眾在哪裡我不知道,但我要持續做我自己覺得正確的事情」一直說自己很幸運的 Angus,或許也是因為這份堅定才能一路走到今天的地步。
「所謂的大眾在哪裡我不知道,但我要持續做我自己覺得正確的事情」一直說自己很幸運的 Angus,或許也是因為這份堅定才能一路走到今天的地步。
比起到花俏的酒吧,花400元戰戰兢兢點一杯不一定喜歡的酒,跟200元就能得到迅速得到輕鬆、好喝的調酒,你要選擇哪一個?

複製形式也調製不了的風味

但是少了調酒師的表演說服,將選擇還給客人、以調酒本質直拳對決,Angus說來謙虛客氣,但實際上沒有硬核實力支撐的自負,可能也無法做出如此大膽的嘗試。

「說到頭來,這些酒還是我調出來的」、「也不是任何人把酒搖一搖放進Keg桶裡出酒就可以有一樣的結果。」 說到這裡,一絲臭屁的味道飄了出來。不過這份自信其來有自。預調的調酒有諸多限制,例如許多水果、蛋白等常用的原料都保存與穩定關係無法使用。比重不同的溶液混合後在桶內要如何維持融合不分層,都考驗了Angus這十幾年來累積的功力。

實際細細品嚐酒款,的確就如他所強調的風味新鮮、圓潤、輕鬆易飲。不僅只是預調裝桶,Angus進一步利用了靜置的時間讓風味彼此融合得更完整,也巧妙玩了氮氣出酒的綿密、不同壓力出酒的氣泡俐落感來強化調酒口感。

當然還是有些人會質疑這樣的調酒不夠複雜、缺乏層次。Angus對此倒是相當一笑置之。「很多人以為的層次,其實只是調和不佳的風味分離。」當然對他而言,做出繁複的特色調酒並非難事,但相對的,這便不是能夠生活化的雞尾酒了。現在在Draft Land,大家不是為了Angus而來,而是為了好喝的酒而來、為了跟朋友輕鬆喝一杯而來,這樣自然而然的態度,正是Draft Land帶著台灣飲酒文化邁出的下一步。

短短不到一年,Draft Land在香港已開了第二家店。接下來,他們還要繼續前往韓國,甚至挑戰瓶裝雞尾酒市場。Draft Land的調酒冒險,現在才正要展開。

|Draft Land|
台北店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248巷2號1樓
營業時間:18:00~01:00

香港店
地址:香港中環雲咸街63號
營業時間:17:00~01:00

|延伸閱讀|
沙龍與酒吧的完美共生:寓Salon & Bar
他們調的不是酒,是音樂:MV中的Bartender

  • Draft Land Taipei
  • Draft Land Taipei
  • Draft Land Hong Kong (photo credit: Draft Land HK)
about
周郁華 (Daisy)
SUNMAI.Life 餐酒生活誌 專欄作家
因為愛吃跑到義大利唸UNISG美食科技大學(俗稱慢食大學),意外愛上精釀啤酒的廣闊光譜。赴倫敦精釀啤酒廠實習,從扛麥芽、熬麥汁到裝瓶,揮汗參與啤酒釀造的過程,現為台灣唯三取得Certified Cicerone®認證的侍酒師之一,同時具備英國葡萄酒與烈酒教育基金會高級課程 WSET Level 3認證。經營個人粉絲專頁「黛西的深夜釀酒習題」。
popular post
enjoy with us
instagram icon# SUNMAI
標記#SUNMAI!分享你與SUNMAI的大小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