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_slogan_hidden_beauty_in_daily_life__white
lightness
medium
darkness
  • Words : 韓良露
  • Photographs : Commons Wikimedia

義大利中部托斯卡尼的山城蒙塔奇諾鄰近古城西耶納,在中世紀時曾是個有名的葡萄酒產區,因為當時西耶納是義大利最富庶的城市,被喻為中世紀的華爾街。西耶納開創了銀行制度,專門為教宗發行債券及兌換貨幣,而和西耶納同盟的蒙塔奇諾的美酒,自然也成為達官貴人飲宴的首選。

但西耶納有個競敵,是後起之秀的佛羅倫斯,後來的歷史發展大家也都知道了,佛羅倫斯不僅會借錢給教宗,還跟東方的君士坦丁堡做香料、絲綢、皮革的貿易,賺了大筆的錢後請各地的傭兵幫忙攻打西耶納,死的都是傭兵,但西耶納死的可都是自己人。幾場戰爭打下來,佛羅倫斯終於打敗了西耶納,也造成了西耶納日後數百年的衰落,直到西元一九七○年代,西耶納的人口竟然還沒西元一五○○年多。

但我們要說的故事,並不是西耶納,而是和葡萄酒有關的故事。西耶納沒落了,影響了蒙塔奇諾,達官貴人不再和蒙塔奇諾買酒了,葡萄園荒廢了,美酒產地之名被和佛羅倫斯同盟的奇揚地所取代,這就是為什麼在西元一九九○年之前,托斯卡尼最有名的葡萄美酒是奇揚地了。

葡萄酒的故事從來不只是農業和科技、文化的故事,也是經濟和政治的故事。美國納帕的葡萄酒自從一九七八年拿到了法國葡萄酒世界大賽的盲試首獎,到今日大舉收購法國、義大利的知名酒莊,靠的當然不只是風土、釀造技術等等,最重要的力量是來自美國廣大的市場及跨國資本運作的政經系統。奇揚地從中世紀到近世取代了蒙塔奇諾也是一樣的故事,佛羅倫斯是現代資本主義及全球化經濟的前哨,佛羅倫斯人喝的奇揚地葡萄酒也自然成為舉世追求的美酒的代表。

但在一九七○年之後,隨著西耶納旅遊業的逐步復興,蒙塔奇諾在一群葡萄酒專家的勵精圖治之下,大家發現荒廢了四百年的農園可比一直大量栽種葡萄的奇揚地地區的土地力要豐美許多,蒙塔奇諾仍保持著中世紀的風土地力,再加上近代的釀造技術,終於成就了曠世美酒蒙塔奇諾布魯內諾(Brunello di Montalcino)。

我在一九九一年首次到了蒙特奇諾喝到知名的布魯內諾,當時布魯內諾紅酒還是葡萄酒界少數人的best secret,酒好但價錢不那麼貴,一瓶百來美金的酒,水準並不輸法國波爾多、布根地某些三、 四百元美金的溢美名酒。

布魯內諾紅酒的葡萄品種以山吉優維絲(Sangiovese)為主,有股櫻桃與紅李的果味,口味香醇,很適合搭配餐點,是少數可以搭配魚卵與沙拉的紅酒,如釀造得宜,可產生非常強勁深邃的口感,也可以儲藏成為二、三十年的老酒。

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喝到布魯內諾,真是一喝驚豔,也覺得物美價廉十分划算,但後來遇到了當地的村民,聊起布魯內諾,卻向我抱怨,說布魯內諾本來是他們當地人餐桌上的家常好酒,現在卻被外來人捧成名酒後愈賣愈貴,好多村民都喝不起了,或喝了要心疼荷包。尤其是觀光客把酒買回家後要配什麼餐呢?因為在托斯卡尼人心目中,地酒要配地食,布魯內諾酒就該配托斯卡那無鹽麵包、野豬肉香腸、燉豆子等等鄉土菜才適當啊!

後來每次重回蒙塔奇諾,都發現這款酒愈來愈貴,尤其被美國酒評家帕克先生給了九十七分之後更身價大增,三年前最近一次去蒙塔奇諾,發現有的布魯內諾可以賣到七百美金了,世界上又多了一款精品葡萄酒了。

我想起了那位老村民,也愈來愈同意他的話,人不必天天穿精品衣裳,自己穿了累,別人看也累,衣服還是平常布衣穿了舒服,葡萄酒也一樣,總要有些量小質美的在地小酒莊提供美好不奢華的酒給當地人喝吧!葡萄酒和食材都和風土密切相關,葡萄酒的精品操作卻往往只看到了經濟利益而忽略了在地文化,布魯內諾如今成為世界頂級酒客的收藏,但酒之心是否會覺得寂寞呢?當這款酒遠離了家鄉的餐桌與家鄉人的歡笑,布魯內諾是否正暗中哭泣?

※本文摘錄自《義大利小城小日子》, 韓良露著,有鹿文化出版。內文圖片來自Commons Wikimedia的MontalcinoWine CellarGlass of port wine

|延伸閱讀|
葡萄酒和啤酒迷的樂園:加州酒鄉索諾瑪(Sonoma)

about
義大利小城小日子|有鹿文化
當一個地方成為觀光勝地之後,往往逐漸變成遊客占領的地方,即便文化古國如義大利,若不能將心放慢徜徉其中,可能會錯過許多真正美麗單純的風景。韓良露多年義大利小城文化、食光之旅,首度集結成冊,帶我們在小城裡體驗不受打擾的小日子。眼見的景致也許不夠偉大,但能感受到美好時代的翩翩風韻。
popular post
enjoy with us
instagram icon# SUNMAI
標記#SUNMAI!分享你與SUNMAI的大小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