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_slogan_hidden_beauty_in_daily_life__white
lightness
medium
darkness
  • Words : napkin編輯部 黃珮鈴
  • Photographs : HEROES提供、賀美西

香港精釀的超級英雄

自釀和精釀啤酒在亞洲發展的歷程很短,雖然香港人講究吃,擁有多元的飲食文化,甚至還免除了酒稅,可是和新加坡、台灣比起來,卻是起步最晚的,不過在一群啤酒狂人的積極推動之下,現在的香港急起直追,與前幾年相比,呈現出全新的氣象。

這一群香港啤酒狂人,以 Christopher Wong 為首,有業餘自釀玩家和專業釀酒師,有進口代理商和酒吧侍酒人員,也有人只是單純熱愛精釀啤酒。他們以美國啤酒評審認證協會(BJCP)訂立的世界啤酒分類指南(BJCP Style Guidelines)為基礎,精進自己的釀造、品飲技巧,朝著釀出創意與水準兼具的在地啤酒努力;或是結合自己原本的專業,帶領消費者跳脫平淡的商業啤酒框架,享受精釀啤酒變幻無窮的樂趣。Christopher Wong 是香港精釀發展的頭號人物,儘管他不把自己看得那麼重,直說其他人才是香港精釀的超級英雄。

Christopher(以下稱 Chris)是常陸野香港酒廠的釀酒師,經營了一間自釀工作坊、兩家啤酒吧,今年春天成立自己的精釀品牌 HEROES。和絕大多數釀酒師一樣,Chris 所學和釀酒毫不相干。他大學唸的是會計,畢業後在美國和香港四大會計事務所工作了幾年,雖然賺不了大錢,仍能享受寬裕的日子;不過早在十幾年前,當他在舊金山喝下第一口 Anchor 蒸氣啤酒──這款啤酒被喻為美國精釀史的新起點──就算日後的職場成績再亮眼,都只讓他越來越確定,自己不滿足於安穩卻枯燥的上班族生活。

Christopher是第一個拿到啤酒評審資格的香港人,經過這兩年的推廣,目前香港已有超過三十位通過測驗。
Christopher是第一個拿到啤酒評審資格的香港人,經過這兩年的推廣,目前香港已有超過三十位通過測驗。

業餘玩家晉身職業釀酒師

舊金山的「SF Brewcraft」啟蒙 Chris 自釀啤酒的熱情,辭職後他一邊打工、一邊教自釀,隔年和六個同好在中環創業,除了開設自釀工作坊(註),也販售麥芽、啤酒花、酵母等釀造原料,店裡還有世界各地的瓶裝精釀啤酒。這間店的位置極其低調,沒有明顯招牌,外觀像是私人寓所,進了電梯才會在樓層按鈕上看見小小的「HK Brewcraft」。

2013 年開始 Chris 做了很多教育工作,為了有系統地將精釀啤酒介紹給大家,隔年專程飛到美國參加啤酒評審認證協會的品飲考試,成為第一個拿到啤酒評審資格的香港人,不久之後少爺酒廠的創辦人 Rohit Dugar 也赴美通過測驗。「那時全香港只有我們兩個啤酒評審,聊天好沒意思啊!」於是他向美國爭取在香港舉辦品飲考試,這場考試催生了一批新的香港啤酒評審,其中包含他爸爸、老婆,以及 HK Brewcraft 的夥伴。

自釀工作坊有七位講師,累計教過的學生超過三千人,其中一位常陸野貓頭鷹香港酒廠的股東兼老闆,成為 Chris 業餘轉職業的伯樂。「進常陸野之前,我完全沒有酒廠工作經驗。」赴日受訓回來立刻走馬上任,當時酒廠還在興建,就先從蓋酒廠開始學習,「所有設備會遇到的問題我都遇過了。」什麼突發狀況都不會感到意外,能夠讓他忐忑不安的,應該只有把釀壞的酒倒掉吧!

「三噸的酒,倒掉的都是錢啊!」酒廠位在十樓,如果酒倒得太急、太快,樓下鄰居的水管會逆流倒灌,這下子不只是釀壞的啤酒,啤酒激起的滾滾泡沫會和屎尿一起從馬桶嘔吐出來,他和同事得去每一層樓道歉,幫大家清理乾淨。採訪完兩週,我就在 Chris 臉書分享的影片目睹這個慘況。馬桶像噴泉一樣湧出大量白色泡沫,厚厚一層覆蓋整間廁所。釀酒師的真實生活一點也不浪漫。

把時間拉長來看,這筆損失以另一種形式賦予了品牌價值。今年初他和 Jason、Angus 租用常陸野的設備,釀造 HEROES 的問世作,「那次釀美式小麥『Hangry Donut』,朋友們喝了覺得 OK,但和我的想像太不一樣了。」三噸換算起來將近八千瓶 330ML 啤酒,決定銷毀的那一刻好像心在淌血(這回不是別人的錢,是自己的啊!),然而也因為這次的痛下決心,正式上市的 Hangry Donut,今年六月在日本 Asia Beer Cup 奪下金牌,是香港歷年最佳成績。

HEROES第一批推出的啤酒,由左至右:Porter(Hunk Sir)、Scotch Ale(AP-09)、IPA(Cereusly)、American Wheat(Hangry Donut)
HEROES第一批推出的啤酒,由左至右:Porter(Hunk Sir)、Scotch Ale(AP-09)、IPA(Cereusly)、American Wheat(Hangry Donut)

Unleash the Hero Within,釋放英雄本色

「產品代表酒廠看待世界的信念。」一位台灣資深釀酒師這麼說過。許多啤酒會強調使用當地原物料,釀出在地風味博取消費者認同,不過香港農業式微,Chris 又對獵奇的古怪口味缺乏興趣,因此用不同方式建構自己的世界觀。

他以電影《特工聯盟(Kick-Ass)》為靈感,推出的每款啤酒都代表一位真實存在的英雄,「當 HEROES 唯一的規矩是要喜歡啤酒,可以是跟啤酒產業無關的人,但一定要對精釀啤酒有熱忱,對香港精釀有貢獻。」

創業作品通常緊扣品牌精神和市場脈動,HEROES 第一批推出的四款類型為IPA(Cereusly)、American Wheat(Hangry Donut)、Porter(Hunk Sir),意外的是,市場上相對冷門的 Scotch Ale(AP-09)竟然也在其中。

Scotch Ale 濃郁的麥芽風味帶有焦糖香氣,口感甜潤,以乾爽的穀物氣息收尾,酒花的味道比較不明顯。化身 Scotch Ale 的英雄是一名啤酒吧老闆,「香港前三、四年的精釀發展集中在中環、蘭桂坊,一直走不出來,客人都是 ABC 和外國人,要不是他在九龍開了啤酒吧,本地人沒有機會認識精釀啤酒。」Scotch Ale 是這位英雄最喜愛的類型,「如果不是因為他,前十款作品不會有 Scotch Ale,很難賣呀!」

Chris 笑說,雖然這是他的牌子,但決定釀什麼酒的是每位英雄,像用洛神花釀 American Wheat 就是受到一位廚師的啟發,「平常大家喝啤酒都配美式食物,她是第一位把精釀啤酒帶進精緻料理餐廳的人,客人在餐桌上除了紅酒和白酒,還有更有趣的選擇。」

廚師的料理經驗、DJ 的音樂品味、自釀玩家天馬行空的奇想、調酒師的靈敏味覺……,Chris 說,和各路英雄合作的過程,總是能激盪出源源不絕的創意。如同 HEROES 的 Logo,字體由小漸大順勢起飛;又宛如他的酒標,一面是簡單的黑白色,看似毫無特色的平凡素人,轉過另一面綻放的五彩繽紛,是他們展現的英雄本色。HEROES 就像一個英雄聯盟,由隊長 Chris 號召,集結一群推動香港精釀發展的超級英雄,各自發揮超能力,在市場上展開一輪快攻。

【註】「HK Brewcraft」揭開香港自釀、精釀發展第一頁,工作坊由Chris、Angus、Jason、Belle、Hoi、Dicky、Jacqueline共同創辦,目前擔任GM的Warren也是合夥人之一。

HEROES的酒標,一面是簡單的黑白色,看似毫無特色的平凡素人,轉過另一面綻放的五彩繽紛,是他們各自展現的英雄本色。
HEROES的酒標,一面是簡單的黑白色,看似毫無特色的平凡素人,轉過另一面綻放的五彩繽紛,是他們各自展現的英雄本色。
love_the_beer
HEROES Beer Co.
heroes-beer-co-logo

Christopher、Jason、Angus共同成立的啤酒英雄創作平台。合作對象背景迥異,唯一共通點是他們對啤酒味道的堅持。透過啤酒的色、香、味,將一個個獨特的英雄故事,活現大家眼前。

popular post
enjoy with us
instagram icon# SUNMAI
標記#SUNMAI!分享你與SUNMAI的大小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