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_slogan_hidden_beauty_in_daily_life__white
lightness
medium
darkness
  • Words : 黃珮鈴
  • Photographs : 賀美西

張詠竣是 SUNMAI 金色三麥重要的設計夥伴之一。最早從一公升瓶裝啤酒的提把,到 350 ml 四瓶裝啤酒提盒、發表會的紀念開瓶器,再到最近發表的六角形品牌玻璃杯,都出自他之手。在環保還沒成為設計顯學的時候,他就對各種材質運用特別追根究柢,因為只有完全掌握不同材質的生產過程和特性,才能設計出真正環保的作品。

塑膠袋和紙袋,哪個比較環保?

「談環保,要先瞭解所有的東西如何被做出來。」張詠竣以牛皮紙袋和塑膠袋為例,說在一般人的既定印象中,紙類比塑膠環保,然而製紙的原料是樹木,生產牛皮紙袋的環境成本並不低於塑膠,如果無法重複使用的話,牛皮紙袋對環境造成的負擔甚至更大。

類似的例子像是最近台灣限縮使用塑膠吸管的政策。這幾年海洋動物誤食塑膠,或遭到吸管穿刺的傷亡畫面引起激烈討論,頓時塑膠製品成為千夫所指,然而卻鮮少檢討究竟是垃圾處理的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大量塑膠流入大海?檢視環保議題需要整合更多面向的資訊,表現在設計工作上就是要認識材料,以及它的製作過程。「IKEA 預計在 2030 年以零廢棄再生材料製作商品,那時全世界的品牌都會以零廢棄為設計前提,如果不懂如何生產、生產時用了什麼原料,怎麼達成零廢棄的目標?環保趨勢完全改變了設計思維。」

就像廚師為了尋找料理食材,上山下海進行產地訪查,設計師也為了完成某個設計命題,千挑萬選合適的材料。前所未見的材料甚至還能激發設計靈感,這些經驗讓張詠竣從材料到製程累積了許多廠商名單,知道什麼類型的作品應該託付給誰。

打造金色三麥SUNMAI新形象的推手

張詠竣參與了金色三麥啤酒廠轉型的過程。他和 SUNMAI 金色三麥合作的契機,源自一次無心的閒聊。那次他到金色三麥啤酒餐廳用餐,時任餐廳顧問的潘文琦到桌邊親切攀談,張詠竣和她分享自己對金色三麥企鵝瓶的想法,提了一些改版建議,沒想到一星期後顧問約了酒廠副總和他碰面,不過當時並未合作,真正收到委託是好幾年後離開 Miniwiz 小智研發自立門戶的事了。

第一個 SUNMAI 金色三麥的案子,是設計兩入一公升啤酒瓶的提把。除了實現成本精簡、結構堅固的訴求,他還融入啤酒元素,將提把設計成木桶的樣子。提案的時候酒廠廠長 Christopher Nueter 一連提出二十個問題,包含設計概念、結構安全、消費者使用,一來一往的問答攻防過程建立穩固的信賴關係。張詠竣說當初為了讓 SUNMAI 酒廠安心,提案時將提把的樣品裝上兩瓶酒,拎著沉甸甸的酒瓶進行儀隊表演,上下左右隨著節奏擺動,證明結構輕巧可是絕對耐用。

SUNMAI 金色三麥的第一支開瓶器也是由張詠竣設計的。起先在紀念性和功能性兩個方向掙扎,最後定位成 SUNMAI 金色三麥新品牌發布會的紀念品。使用 iPhone 4 的切面設計,外面兩層是特殊處理過的鋁,中間使用不銹鋼,黑、銀、金三層金屬象徵品牌,不管是手感還是視覺都讓人驚艷而且捨不得使用。「當時結合了很多間廠商的技術才打造出這支開瓶器,但是後來有廠商不做了,所以現在很難再做出跟它一模一樣的了。」

今年他為 SUNMAI 金色三麥設計的最新作品是原創品牌啤酒杯,「好的品牌需要一個長久被記住的形象。」他以 SUNMAI 金色三麥的經典酒款蜂蜜啤酒為靈感,取六角形蜂巢為酒杯外型,請來新竹吹製玻璃廠的「老虎哥」純手工打造,吹出每一只六角啤酒杯。「杯子是體驗喝酒的過程,這次設計的每款杯子側身都有 SUNMAI 金色三麥 Logo 線條,考量飲用的功能性,接觸嘴巴的杯緣設計成方便飲用的圓弧形。」他形容這款杯子就像是台灣人的個性一樣「外圓內方」。

張詠竣擅長運用傳統工藝技術做出創新的設計作品,儘管如此他卻對「文創」這個詞彙非常反感。「台灣人常常小看自己能力,導致作品只有小鼻子小眼睛的格局。」他說的是市面上缺乏核心精神的設計品牌,好像任何產品只要換上美美的包裝,就成了值得支持的文創設計。觀察國際趨勢、幫好的企業做事,而且是對大環境有幫助的事情,是他對於自己身為一名台灣設計師的期許。

about
張詠竣
HUEMON 創辦人
目標建立台灣頂尖的產品設計團隊,以 Vitality Product Design ™ ( 活力產品設計方案 ) 協助民生消費品牌開發產品,並以標準化設計流程為商業模式核心,協助台灣中小企業能透過非傳統階梯式設計合作,來產出對市場環境更好的商品。
popular post
enjoy with us
instagram icon# SUNMAI
標記#SUNMAI!分享你與SUNMAI的大小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