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_slogan_hidden_beauty_in_daily_life__white
lightness
medium
darkness
  • Words : napkin編輯部 黃珮鈴
  • Photographs : 賀美西攝影、呂重諺提供

自釀啤酒狂熱份子俱樂部

工業革命後美式淺色拉格(American Pale Lager)在市場獨占鰲頭,這類加入玉米、白米以降低成本的產品被稱作「商業啤酒」,百威、台啤都屬於此類型。相對於平淡乏味的商業啤酒,「精釀啤酒」以繽紛和創新回應消費者對生活品味的嚮往,在當代啤酒市場掀起洶湧浪潮。這股銳不可擋的勢力,來自一群俱備實驗精神、熱愛動手實做的狂熱份子,他們拿起廚房裡的鍋碗瓢盆釀酒,推動了釀造的工藝復興。

使用非商業量產設備釀造的啤酒,都可以稱為自釀啤酒(Homebrew)。2002年臺灣加入WTO,取消菸酒公賣制度,從此只要不涉及銷售和對價關係,可以在家自釀一百公升以內的啤酒。2011年臺灣成立第一個華文自釀啤酒討論社團「自釀啤酒狂熱份子俱樂部」,隔年幾位創辦人發起「臺灣自釀啤酒大賽」,去年以俱樂部為班底的「臺灣自釀啤酒推廣協會」登記成立(以下簡稱自釀協會),從一群狂熱分子組成的玩家社團,到政府立案的官方協會,臺灣自釀運動邁入新的一頁。

六個網友開始的自釀運動
「自釀狂熱份子俱樂部」最初由六個因自釀而結識的網友發起。自釀協會秘書長王晉宏笑說:「一開始是我、陳嘉宏、許家維、陳銘德、段淵傑、宋培弘,我們六個人在臉書上討論自釀,後來宋培弘覺得應該把討論整理出來分享給其他人,才成立了臉書社團,沒想到我現在完全脫不了身。」

「媽媽嘴咖啡」的老闆呂炳宏把「www.homebrew.tw」註冊為官網,一次付清十年費用,提供成員一個彙整自釀知識的平台。媽媽嘴咖啡也是第一屆臺灣自釀啤酒大賽的地點,當天除了舉辦比賽,社團創辦人帶來超過五百瓶自釀作品和現場觀眾分享,金色三麥也贊助了參賽獎品。「我想一開始的成員的心態很重要,大家都願意分享,才有現在的規模。」

雖然臺灣的自釀相關法規比不上歐美,但在亞洲國家裡算是比較寬鬆的,日本和泰國禁止自釀,臺灣可以在家釀一百公升其實非常足夠。秘書長王晉宏說:「推廣自釀主要的阻力,是原料取得不易。」臺灣氣候不適合種植大麥和啤酒花,必須仰賴進口,但是麥芽供應商時常缺貨,進口啤酒花的新鮮度也不佳,目前甚至沒有廠商願意代理國外啤酒酵母,如果不是原物料匱乏,臺灣自釀運動的進程會更快。

日本和泰國禁止自釀啤酒,臺灣只要不涉及金錢交易,在家釀造一百公升內的啤酒不罰。
日本和泰國禁止自釀啤酒,臺灣只要不涉及金錢交易,在家釀造一百公升內的啤酒不罰。

臺灣自釀啤酒大賽

對風格與品質的追求
稍有規模的自釀比賽都會將參賽作品分組,然而第一屆台灣自釀啤酒大賽僅僅收到四十款參賽酒,只能進行一場大混戰。第二屆分成高酒精組、低酒精組,之後每一年都擴編組別,到今年已經增加至七組。

除了玩家和參賽者漸漸變多,自釀協會秘書長王晉宏表示:「這幾年發展下來,大家對啤酒分類比較熟了,對啤酒的要求不再只是沒酸臭就好。」社團創辦人之一陳嘉宏特別提到:「在台灣會喝所謂『精釀啤酒』的自釀玩家,我認為只佔了三到四成左右,超過一半的人根本不喝精釀或很少消費,不過既然有興趣自己動手釀酒,鑽研過程中或多或少會認識有別於商業啤酒的其他類型。」

得獎人從業餘轉職業
今年臺灣自釀啤酒大賽邁入第六屆,許多參賽者在得獎後創立了精釀品牌或推出商業作品,像是宋慶文「吉姆老爹」、詹博筌「啤酒農場」、孫崑展「浮光精釀」、蔡孝緯「蔡氏釀酒」、黃晁偉「黑爵客」、蔡榮烈「浪人酒造」、牟善群在ABT推出的「花花」、陳嘉宏的「百香騎士」,以及宋培弘、葉奕辰、段淵傑一起成立的「啤酒頭釀造」。

這幾年很多人從業餘轉職業,秘書長王晉宏說:「當你被週圍的人稱讚『你這支作品大贏哪個牌子』,心裡就會癢啊,會很想把酒拿出來賣。」以前很多設備、原料都要想辦法從國外買回來,放家裡又很佔空間,所以一般在台灣玩自釀的人,經濟條件都還不錯才能支持這個興趣。這群生活有餘裕的玩家受到朋友鼓勵,便會考慮循啤酒頭的模式創業──找一間酒廠代釀,釀個兩噸成本才二十多萬台幣,不用賭身家去經營酒廠,大家當然都會想試試看。

陳嘉宏是臺灣本土釀酒師中最早創業的人之一,推動比賽前就開始籌備自己的酒廠,他認為投入市場的人越來越多是一件好事,「但小設備跳到大設備要考慮的東西差很多,找酒廠代釀也有很多學問,如果懵懵懂懂,一定會覺得做出來的東西怎麼跟在家自釀差距這麼大。」

BJCP制度建構比賽標準
BJCP全名Beer Judge Certification Program,臺灣暫譯為「啤酒評審認證協會」。這個1985年成立在美國的非營利組織,致力於推動啤酒品飲教育,為世界啤酒風格類型、培育啤酒評審、啤酒競賽設計了一套完整制度。

回顧前幾屆臺灣自釀大賽的評分狀況,每位評審之間的好惡差異非常大,因此今年決議以BJCP做為評選參賽作品的標準。自釀協會常務理事宋培弘說:「平常不釀酒的人,對釀造過程中產生的不良風味會感到很陌生。BJCP最大的目的,是把評鑑一瓶酒的基準建構起來,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喜歡就喝很多、不喜歡就棄之如敝屣。」採用BJCP制度,意味將全面啟用獲得認證的啤酒評審,而且評分時必須對照官方制定的「世界啤酒分類指南(BJCP Style Guidelines)」,衡量怎樣的酒應該得到多少分數。

  • 台灣自釀啤酒推廣協會秘書長 王晉宏
  • 每屆台灣自釀啤酒大賽,都會請入圍者和觀眾分享自釀作品。
  • 第二屆台灣自釀啤酒大賽起,每年活動都在金色三麥贊助的場地舉辦。

臺灣自釀啤酒推廣協會

2016年臺灣自釀啤酒推廣協會登記成立,談到成立動機,秘書長以中華民國路跑協會、中華民國自行車協會為例,說他們辦活動時只要亮出名字就很有公信力,「申請協會,純粹是想讓比賽有個像樣的主辦單位可以掛而已。」只是這個單純的想法,日後在成員們心中開展出不一樣的藍圖。

從「自釀啤酒狂熱份子俱樂部」到「臺灣自釀啤酒推廣協會」,六年間始終以提升「台灣自釀啤酒大賽」品質為唯一目標,不過今年一月賴奕杰將BJCP制度引進台灣,桃園、台南、新北市各地都出現中小規模的自釀比賽,五月臺虎精釀舉辦的自釀賽,甚至祭出將冠軍酒商品化的首獎。一年一度的臺灣自釀啤酒大賽,在推廣自釀風氣上具有指標性意義,如今自釀比賽不再是獨家活動,未來協會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 國際交流

自釀協會理事葉奕辰認為,雖然成立協會的動機只是想要一個正式的名稱,可是也有不少成員對官方單位抱著更高期待。自釀啤酒狂熱份子俱樂部有一萬一千多名成員,可是缺乏申請入會的誘因,目前協會僅有九十多位會員。他表示自釀協會應該爭取和國外自釀玩家交流的機會,比如協助大家參加海外比賽,甚至聯合新加坡、韓國、香港、中國,舉辦國際性的自釀大賽。──完成以個人力量很難辦到的事情,才是自釀協會存在的意義。

  • 贊助合作

商業贊助大幅提升中國各地自釀比賽的規模,主辦單位有能力邀請國外資深釀酒師和評審蒞臨交流經驗,並且投入更多資源作為市場成長的動力,但也由於中國市場的成長速度非常快速,一些主事者不理解如何正確推廣自釀文化,沈浸名與利的誘惑之中,逐漸走向偏路。相較中國與商業密切合作,歷屆臺灣自釀啤酒大賽始終刻意與金錢維持安全距離,在協會缺乏經費奧援的情況,只能依靠會員熱情勉強支持下去,雖然顯得有些左支右絀,也使臺灣朝著比較正確的方向前進。

 

「成立自釀協會後,要承擔的責任變大了。」秘書長王晉宏坦承現這是當初沒想到的,「我們當然不排斥其他的比賽,但陸續出現這麼多比賽也告訴我們一個訊息:臺灣的自釀玩家勇於展現自己的作品,而我們能夠讓他們表現的機會實在太少了。」

自釀風氣牽動著精釀啤酒市場的成長,1979年美國解除禁酒令,開放自釀啤酒至今不過短短三十多年,境內的精釀酒廠已在2016年突破五千家,其中不少知名品牌都是在車庫玩自釀發跡的。臺灣也是如此。攤開台灣自釀啤酒大賽歷屆得獎名單,就像翻開台灣本土精釀發展史,一年一度的比賽催生出許多本土精釀啤酒品牌。重整步伐後,無論自釀協會朝哪個方向前進,每一步都將左右台灣精釀市場的未來。

【相關文章】
第一次考啤酒評審認證就上手
我不是天生喜歡扮黑臉:BJCP啤酒評審賴奕杰

  • 臺灣自釀啤酒推廣協會監事 賴奕杰
  • 臺灣自釀啤酒推廣協會常務理事 宋培弘
  • 自釀啤酒狂熱分子俱樂部發起人 陳嘉宏
  • 臺灣自釀啤酒推廣協會理事 葉奕辰
popular post
enjoy with us
instagram icon# SUNMAI
標記#SUNMAI!分享你與SUNMAI的大小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