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_slogan_hidden_beauty_in_daily_life__white
lightness
medium
darkness
  • Words : napkin編輯部 黃珮鈴
  • Photographs : 賀美西

北京第一間精釀酒廠

「北京精釀邀請啤酒節」是北京在地品牌「大躍啤酒(Great Leap Brewing)」主辦的啤酒活動,由創辦人Carl Sezter(高泰山)、劉芳邀請國外精釀酒廠到北京作客。舉辦了三屆,今年參與的酒廠將近上一屆兩倍,有來自美國的Victory、丹麥Mikkeller和Warpigs、挪威Lervig Aktiebryggeri、紐西蘭8 Wired、澳洲KAIJU! Beer,美國釀酒師協會(Brewers Association)也首次加入,特別請代表帶來Left Hand等十五個美國品牌共襄盛舉。

創辦人兼總釀酒師Carl出身美國,劉芳是他在中國相識的妻子,兩個人在2010年創立了「大躍啤酒」,當時是北京第一間精釀酒廠。在中國可以用「前店後廠」的方式銷售啤酒,也就是小型酒廠結合啤酒吧的brewpub──在店裡釀的酒,就在店裡賣掉。大躍的第一間brewpub開在北京豆角胡同,生鏽的大門、古老的宅院,牆上的酒單看起來像是歷史傳記的書目,來到這裡就像走進古代客棧喝酒一樣。

創業前Carl在中國工作過一段時間,他不但說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還很熟悉中國的文化歷史。大躍的啤酒從原料到命名都帶有中國情調,推出的第一款啤酒使用四川花椒和山東蜂蜜,取名叫「甫子」,因為杜甫是四川人,孔子是山東人。另一款「少帥IPA」的少帥,指的是被軟禁長達五十年的張學良,意思是這款以酒花主導風味的IPA,喝起來和他的人生一樣苦。

大躍剛起步的時候,中國的精釀啤酒品牌不多,啤酒節也很少。成立的隔年夏天,Carl、劉芳就把中國精釀品牌集合在一起辦了一場啤酒節,熱熱鬧鬧玩了幾次之後,感興趣的消費者越來越多,大家開始尋找在中國可以喝到精釀啤酒的地方,這股蠢蠢欲動的市場氛圍,促使大躍醞釀「北京精釀邀請啤酒節」,2014年迄今已經舉辦了三屆。

Carl和劉芳希望「北京精釀邀請啤酒節」成為中國消費者認識各國啤酒的平台,大家省去出國的時間和費用,在一個場合、一個時段、一次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國的精釀啤酒。劉芳說:「我們集中優選一些還沒出現在中國、或是在這裡很難喝到的品牌,配合好的餐食、活動環境,帶給大家不同的體驗。」大躍舉辦的兩個啤酒節,一個集合中國精釀酒廠、另一個則邀請國外酒廠參加,本質上有著截然不同的意義。

  • 大躍啤酒創辦人Carl Sezter(右)、劉芳(左)。
  • 大躍啤酒第一家Brewpub位在豆角胡同,是北京第一間精釀酒廠。
  • 氣氛古樸的大躍啤酒豆角胡同店,很難聯想到這是一間啤酒吧。

找回精釀啤酒應有的味道

精釀啤酒非常敏感脆弱,很容易因為環境因素折損風味。Carl表示,有些受邀的國外酒廠知道自己的產品被賣到中國大陸了,但銷售方和他們沒有正式代理關係,賣的都是平行輸入的水貨,常常因為保存或運輸上的輕忽怠惰,導致啤酒嚴重變質或是過期了。這些吃了悶虧的酒廠把拜訪北京看作一個機會,他們帶著新鮮的產品來,讓消費者品嚐啤酒真正該有的風味,有的品牌也因此找到合適的代理商,正式進入中國市場。

今年的北京精釀邀請啤酒節為期三天,總共七個場次,每個場次門票限量兩百四十張。這個數字首先讓人想到的問題,很市儈也很務實──能賺錢嗎?顯然對大躍而言,辦這個啤酒節是有金錢以外的追求。

「我們是最早在北京做精釀啤酒的人,希望能讓大家多了解精釀啤酒,做市場教育,提高大家整體共識。如果能覆蓋成本是最好,但營利不是辦活動最主要目的。」劉芳說完,Carl接著補充:「也不是要藉著啤酒節推薦我們的啤酒,因為大躍啤酒不參加,這三屆都不參加。消費者平常就可以喝到大躍了,而且我們對自己的品牌有安全感,不著急這些。」

第一間豆角胡同店之後,大躍陸續又開了工體店、新源街店,三家都經營得有聲有色,晚上更是一位難求。自己的釀酒事業成功,外界也一片看好中國精釀市場,Carl卻對未來感到憂心忡忡,擔心有一天中國會步上美國的後塵,重演90年代末期精釀市場暴跌的慘況。Carl對自己釀的啤酒有堅定的自信,提到中國精釀市場卻還是有很多擔憂,這種態度使得他飽受批評,尤其一些正要大展身手的中國本土派精釀業者,認為這個美國人未免也太驕傲了。

「中國大陸的精釀發展比西方發展過程快,所以可能不是五年的問題,而是五個月之後就會看到變化。」Carl的擔憂來自美國精釀發展中的一段慘澹過去。1984年~1994年是美國的黃金十年,這段時間精釀啤酒每年呈現雙位數成長,酒廠在華爾街資金的支持下大量地興建、擴廠,可是參差不齊的啤酒品質讓消費者失望透頂,銷售量苦苦追不上償還建設新廠的沉重負擔,最後紛紛走向倒閉一途。

Steve Hindy在《精釀啤酒革命》一書中寫道:「他們看起來都有這樣的通病,就是沒能組建一個團隊,可以同時供應優質的餐食和優質的啤酒。」雖然美國市場陷入低迷,在1996年還是有26%的成長率,然而在這之前,可是連續兩年突破50%的高速發展。Carl借鏡美國經驗,希望「北京精釀邀請啤酒節」能為中國打開一扇窗,透過國際交流提升大眾品飲素質,借消費者之手淘汰市面上的劣質精釀啤酒。

歷屆參與的酒廠大多是Carl和劉芳熟識的同行好友,還有一些旅行各地建立起來的人際網絡,大躍啤酒出資贊助機票和住宿,將四大洲的優質酒廠帶到北京介紹給中國人。精釀啤酒在中國發展得又快又急,Carl和劉芳將這場活動定位在市場教育,海外酒廠則藉著這個機會來中國走走,衡量市場的潛力,對彼此來說是一場互惠的合作。

  • 美國釀酒師協會(BA)帶了15家美國精釀品牌到北京參與活動。
  • 丹麥啤酒「米凱樂(Mikkeller)」創辦人Mikkel(左)也到現場同歡。
  • SUNMAI金色三麥的辦桌皮爾森、宮保大人、草莓、蜂蜜、小麥、黑麥啤酒輪番上陣。
  • 香港少爺啤酒的「鹹檸啤」以茶餐廳為靈感,加入醃漬八個月的鹹檸檬釀造。
  • 第三屆北京精釀邀請啤酒節在TRB Copper餐廳舉辦。
  • 雖然是「北京精釀邀請啤酒節」主辦單位,但是大躍啤酒只做幕後推手,不參與活動。
  • Carl希望「北京精釀邀請啤酒節」能在消費者心中建立起「好啤酒」的標準。

提升消費者的品飲素質

談到中國精釀的經驗傳承,Carl說:「中華文化裡,大家都稱自己是師父、是大師,當學生的不會批評老師,這在一個行業裡會成為問題,因為同行的人都要是專家才對,而不只是『你說我做』的狀況。」評價一款啤酒好不好喝,應該根據自己的感受,「喜歡就是好喝,不喜歡的話,做這個產品的老闆也應該要能回答你的問題,說明為什麼不好喝。」他認為很多人把前輩的言論奉為圭臬,忽視自己的直接感受,都是因為缺乏安全感的關係──既不敢站出來忤逆師長,也無法建立專業知識體系去捍衛自己的想法。

中國人藏不住直來直往的嗆辣個性,許多中國本土釀酒師看見Carl對中國精釀啤酒指手畫腳,心裡非常不痛快,也毫不掩飾自己的不以為然。

Carl表示舉辦「北京精釀邀請啤酒節」的最大難題,不是招商也不是經費,而是讓大家理解「邀請」的意義。首先,這場活動最初就設定以海外酒廠為主;其次,邀請需要建立在互相認同的基礎上,沒被邀請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對方根本不認識你,二是對方雖然認識你,但是你的啤酒不在水平之上。Carl因為婉拒同行加入而遭受許多指責,「如果我邀請他們參加啤酒節,消費者不會批評我,而是批評他們的啤酒。他們來了後也會對我不滿,因為這裡的啤酒水平高,消費者的期望會讓他們感到挫折。」

美國經歷90年代末期的低潮,有許多酒廠在掙扎後倒閉,但有更多酒廠以創新思維做出一番成績。根據美國釀酒師協會(Brewers Association)統計,2000年美國有1509家精釀酒廠,到了2016年已經突破5000家。龐大的市場規模催生出「啤酒評審認證(Beer Judge Certification Program)」和「啤酒侍酒師認證(Cicerone Certification Program)」等組織,這些組織建立了啤酒知識系統,對提升、維護啤酒品質有很大的功勞。

擱下業界派系間的論戰,我們都必須承認推廣精釀啤酒知識,比起釀酒、賣酒還要複雜和辛苦,卻又是不可或缺的浩大工程。假如消費者對啤酒有更多面相的瞭解,拿到走味的劣質啤酒時,有提出疑問的根據和自信,投入精釀產業前,能做更周詳的考量,如果像這樣的消費者越來越多,不就是發展精釀市場最堅強的實力嗎?美好的品飲經驗才能讓精釀啤酒走入大家的生活,提升精釀消費者的品飲素質,就是對所有酒商最強而有力的牽制。

大躍啤酒創始人Carl Sezter(高泰山)與劉芳致力釀製出世界級的啤酒,讓全北京為之自豪。他們希望在中國,甚至在世界各地,能讓越來越多的人享受一杯大躍啤酒。
related post
2018.09.27
【專欄】咖啡、調酒、啤酒節,夏日歐洲大遷徙的酒食紀錄
MATERIAL
七月底的時候結束了學校的課程,接著八月份就是馬不停蹄的移動——八月初到法國巴黎參加友人的婚禮,接著去...
popular post
enjoy with us
instagram icon# SUNMAI
標記#SUNMAI!分享你與SUNMAI的大小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