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_slogan_hidden_beauty_in_daily_life__white
lightness
medium
darkness
  • Words : 毛奇 (Mokki)

烈酒的啟蒙

我喝烈酒實在是沒什麼品味的。這個意思是說,有得喝很好,沒得喝也還好。隨緣、自然、順應天理,天上掉酒瓶我當然喝。這種說法根本賴皮,是為不認真喝酒的心託詞。

可是不然你要怎樣?自認人生還沒走到沒事在家裡喝烈酒沈思的坎站啊。喝喝啤酒,喝喝葡萄酒,喝喝果汁和牛奶,不好嗎。以前大學的時候,可以互相撒嬌的哥兒們(嗯…這還是哥兒們嗎!?)會拿艾雷島的威士忌給我,一起喝。泥煤帶來的正露丸的氣味中,迎來西式烈酒的啟蒙。中式烈酒應該就是跟高粱了,也有跟一派思想左翼的鄰校研究生在研究室裡稀稀縮縮喝紅星二鍋頭。這些都還沒有讓我產生戀愛的感受呀。高粱和二鍋頭對我只有兩種可能:哥兒們大叔式聚會喝,到中國社交時乾杯表達誠意,前者義氣,後者工具論。

但是現在,我們烈酒老師皺著眉頭說,不行,中式白酒(蒸餾酒)他真的不行。「你們為什麼要弄成那個香味?喝下去卻像酒精?不行不行我真的不行」那你要怎樣?老師是資深義大利酒保,嘗試著分類了烈酒的種類,有穀麥類的如威士忌,有水果為基礎的如葡萄或蘋果白蘭地、南美洲的皮斯可Pisco,還有甘蔗與糖蜜為基礎的如蘭姆酒和南美洲以新鮮甘蔗汁釀成的卡夏莎Cachaca。就讓大家一起加減喝看看。

蒸餾過程中不同階段的液體
蒸餾過程中不同階段的液體

酒杯裡的人生滋味

但我深深覺得酒的滋味偏好跟人成長的環境特質是有關係的。

就說穀麥類蒸餾酒。講到威士忌,老師一點都不喜歡艾雷島的酒,覺得平衡表現上太悲愴,泥煤味太過哀傷。班上大部分的義大利同學也都舉手,跟老師同一陣線喜歡Dalmore大摩富饒的水果乾香氣和圓潤的口感,簡直陽光與威士忌同杯。我內心想,那是因為你們沒真的愛上陰雨海島的生活過吧。拉佛格Laphroaig或Ardbeg阿貝的威士忌,時不時有海水打入,木桶帶著蘇格蘭陰鬱海水的鹹苦甘味。這是島,這是人生。如果語言是威士忌,你們沒有真的讀懂這本關於海、關於雨、關於泥煤的小說。這樣的小說文體,跟我以前在新竹陰鬱的風起冬雨日、南寮海港的夜晚,有相仿的成分。所Laphroaig可能不好,不過,我還是喜歡。管他的。

Mikkeller蒸餾stout的產品黑酒精
Mikkeller蒸餾stout的產品黑酒精

義大利唯一威士忌蒸餾廠

不過義大利還是有僅此一家威士忌蒸餾廠。叫做PUNI。PUNI還很年輕,成立於2010年,座落於北義阿爾卑斯山脈旁,因一條名叫PUNI的小河流流經而得名。熟成地點是過去的軍事碉堡,很有點意思。堅持使用北義在地山谷生長的大小麥來發酵蒸餾——這點很義大利人在意風土的脾氣。用來熟成的木桶,除了進口美國的波本桶和蘇格蘭威士忌木桶外,也用上西西里島的瑪莎拉酒木桶和北義Tyrol地區的葡萄酒桶。

義大利的威士忌酒,還是想盡辦法跟葡萄酒傳統對話,真是拿義大利人沒辦法呀!

|相關文章|
【專欄】吃北歐特產、喝在地啤酒:哥本哈根慢食大會食記
【專欄】和葡萄酒對話的義大利精釀啤酒
【專欄】來去鄉下喝義大利啤酒
【專欄】前往義大利,從啤酒開始的食物修業
【專訪】精通台灣在地食材的奇女子:毛奇
【食譜】對付大野狼的方法
【食譜】黑帶料理廚房(上):前菜與湯品篇

about
毛奇 (Mokki)
關心土地與食物療癒的力量,蝸居城市裡用煮食跟陽光、空氣、水文、田畝,還有親愛的人們說話。聯合報與粉絲頁同名專欄「深夜女子公寓料理習作」作者,集結專欄與多年烹飪心得,於2016年底出版個人專書《深夜女子公寓的料理》,2018年赴義大利University of Gastronomic and Food Science (俗稱慢食大學)進修吃吃喝喝的技能。
popular post
enjoy with us
instagram icon# SUNMAI
標記#SUNMAI!分享你與SUNMAI的大小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