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_slogan_hidden_beauty_in_daily_life__white
lightness
medium
darkness
  • Words : 毛奇 (Mokki)

來去南非之前,我對於南非完全沒有概念。

沒概念,也就沒有想像。是非洲、但是是前英國殖民地,經濟社會相對穩定。位在南半球,對比於此時炎熱的義大利夏天,這是冬天。然而這個冬天是怎麼樣的冬天,我也完全沒有理解。地貌、農產、人民、也不甚明白。所以當確認行程表時,發現出現啤酒釀酒廠的時候,倒是蠻好奇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酒。我沒喝過來自南非的精釀啤酒,相信在座99%的人也沒喝過。南非這類別的酒飲,在台灣最有名的是蘋果Cider酒Savanna,透明玻璃瓶裝著金黃色酒液,酸爽清新,泡泡不是太多,細緻路線;或是調酒會用到大象奶酒Amarula,機場就有大象奶酒的廣告。這兩者應該就算是南非出口飲料的霸主了。

抵達後,趁著大部分人補眠的當口,在寒涼的早晨街頭,跟著小夥伴吃印度裔移民料理熱燙脆口的香料Samosa金三角,感受此地複雜多元的族群歷史,覺得大概開始有進入南非生活之感了。Samosa一般是做蔬菜餡和羊肉餡,穆斯林的族群也能大快朵頤,我們班的穆斯林索馬利亞人招牌料理就是Samosa。附帶一提,南亞季風帶有不少移民後代在南非落地,發展出泛稱為「Malay」的料理風格,因此在南非也可以品嚐到很美味的魚介與肉類咖哩料理。

  • 抵達非洲的第一印象:曠野和我們的司機。
  • 從Samosa的香料氣息感受到南非複雜多元的族群歷史。

Mad Giant 瘋狂巨人酒廠

拜訪了兩間啤酒廠,其實都是結合餐廳的Brewpub類型。這兩間酒廠,一間是約翰尼斯堡的Mad Giant(瘋狂巨人)。Mad Giant主持人原本是化工博士,能源業工作多年後,「想不開」來開開啤酒廠。觀察酒廠品項,並沒有因為此地的英國殖民歷史而多愛爾(Ale)類型的啤酒,主力商品還是清爽的拉格(Lager),像是皮爾森,佔了七成發酵槽的使用。品嚐過一輪:IPA、美式Pale Ale、德式小麥啤酒(Weiss Beer)、琥珀愛爾。大概可以體會是為了經營而選擇的安全產品配比,比較特出的地方是,南非人喜愛辛香料,特別偏愛芫荽子,可能因此,在小麥啤酒的口味平衡上,芫荽子的味道是比較突出的。

瘋狂巨人的酒都是適合搭餐大口飲用的酒款,容易理解。根據酒廠說明,這是因為南非精釀啤酒風氣並不盛行,市場也貧富差距大,消費選擇上多跨國企業產品,一般低單價的拉格才是他們的主流。值得一提的是,Mad Giant啤酒餐廳的食物非常好吃,單價低過台北,以亞洲風格精緻快炒小食、居酒屋、東南亞菜式為主。擺盤則有向西方主流餐飲美感齊驅的野心,是您拜訪約翰尼斯堡時值得一訪的據點。

  • Mad Giant (瘋狂巨人)
  • Mad Giant (瘋狂巨人)

Hog House 野豬屋酒廠

另一家拜訪的是位在開普敦的在地精釀Hog House(野豬屋),也是採取這種微型酒廠結合餐飲的形式來進行。但是我因為幾個意外:稍早在酒吧看足球跟當地人已經喝了兩杯威士忌酒意飽滿,接著到酒廠後,又因為連日的乾冷溫差,突然開始狂流鼻血;外頭氣溫低過十度,同桌的德國妹子又打破酒杯,一陣兵荒馬亂鬧哄哄的,撿玻璃、擦鼻血,我真的忘記我喝了什麼了(懺悔)。不過這家拿來搭餐下酒的義式炸燉飯球(arancini)、脆皮豬、非洲烤玉米非常好吃。過去沒有想過啤酒餐廳有這些搭配,吃了覺得可以連看十場足球沒問題。給各位下次找藉口喝啤酒時參考。

|相關文章|
【專欄】永遠記得你的小指:義大利香艾調酒的方法
【專欄】蒸餾後的濃烈:開始學喝威士忌
【專欄】吃北歐特產、喝在地啤酒:哥本哈根慢食大會食記
【專欄】和葡萄酒對話的義大利精釀啤酒
【專欄】來去鄉下喝義大利啤酒
【專欄】前往義大利,從啤酒開始的食物修業
【專訪】精通台灣在地食材的奇女子:毛奇
【食譜】對付大野狼的方法
【食譜】黑帶料理廚房(上):前菜與湯品篇

  • Hog House (野豬屋) 店內的釀酒設備。
  • Hog House (野豬屋) 的下酒菜烤玉米。
about
毛奇 (Mokki)
關心土地與食物療癒的力量,蝸居城市裡用煮食跟陽光、空氣、水文、田畝,還有親愛的人們說話。聯合報與粉絲頁同名專欄「深夜女子公寓料理習作」作者,集結專欄與多年烹飪心得,於2016年底出版個人專書《深夜女子公寓的料理》,2018年赴義大利University of Gastronomic and Food Science (俗稱慢食大學)進修吃吃喝喝的技能。
popular post
enjoy with us
instagram icon# SUNMAI
標記#SUNMAI!分享你與SUNMAI的大小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