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_slogan_hidden_beauty_in_daily_life__white
lightness
medium
darkness
  • Words : 毛奇 (Mokki)

七月底的時候結束了學校的課程,接著八月份就是馬不停蹄的移動——八月初到法國巴黎參加友人的婚禮,接著去英國倫敦藝術學校上插畫課,上完課再回義大利杜林搬家搬到德國柏林。呈現一個驛馬星中猴的狀態。所謂馬不停蹄,這種歐洲大遷徙式的忙碌中,難免有錯,比如發生掉一咖行李的慘案;也或者總要在停泊處,吃些當地的酒水食物,僅以此文記錄數國移動的小吃喝紀錄。
 

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飲料要喝

經過義大利半年扎實的一日三餐expresso訓練,今年是生平第一次覺得巴黎的咖啡不夠好喝,奶泡打得莫名其妙,空氣太多,泡站得太高,巴黎人以為奶泡是洗頭的泡沫嗎?正確的卡布奇諾奶泡,還是義大利人順手捻來得好,有點彈性、綿密、細緻的一層奶泡,在有點厚度的咖啡杯緣站出表面張力。

但是,毫無疑問,巴黎的可頌,絕對是天下第一。我只恨自己每天吃得不夠多可頌,出了法國,所謂可頌之事物,頂多就是致敬,更多是偽作。這點義大利人通常蠻誠實的,咖啡店看到兩頭尖尖長得像可頌的,通常還是標做甜麵包(brioche);但要是他真的標了可頌,參考就好,不要太當真,跟義大利男人叫妳bella(美女)一樣,理解他們有這個心就成。

  • 英國的酒吧食物道地又好吃,圖片是鮭魚肉包半熟蛋的蘇格蘭蛋。

這個原因其實未必是麵包師父技術不好,而是原料──法國人的奶油品質,平均起來要好上其他國家不少,特別適合製作。就像義大利佛卡夏這樣油滋滋又輕盈的橄欖油麵團做的日常麵包,出了義大利,也很難吃到讓人眉開眼笑的。畢竟,除了義大利人,誰用初榨橄欖油用得那麼豪氣?除了法國,誰能做出那麼好的發酵奶油?來到他鄉,我總是在櫥窗前,踟躕地觀察,看麵團的結構組織是否合理,是否是心中理解的那個樣子。行徑近乎在烘焙坊前滴血認親,像個外面生的孩子不容許輕易入家門的大媽。

以理性購買來避免剩食的第一步,就是知道自己的尺度,排除可能會吃不完的食物。吃錯了,難免心裡有悶,而地產的食物最正宗美味,其實就是原料和氣候決定了大多數的變因。人可以移動,原料卻會隨著移動而價高,因而顯得難得。

在巴黎的咖啡館,家家都有自己配色的彩色塑膠藤編戶外座椅,歐洲人通常都是選外面的座位,能親近多少陽光就親近多少。法國的咖啡館,通常可以點上一杯Kir Royale,這是香檳加入香甜黑醋栗酒Kir,屬於咖啡館也喝得到的國民調酒。裝在長長的號角香檳杯裡,讓人坐在街邊,戴著墨鏡發呆時,還可以數杯中上升的銀鈴氣泡與星星。義大利夏天太熱了,咖啡館也點得到的國民調酒是Campari或是Aperol跟氣泡白酒調的苦橘子調酒Spirits。顏色橙紅一杯,通常還會放上一片橙子切片,插兩根黑色短吸管,放一堆冰塊。每一間bar都點得到這款苦橘調酒,沒人有心情數氣泡,這是一派陽光金燦燦,要把太陽射穿擊落的心志。總之面對額頭冒大汗的南方夏日,就依賴沁出水滴的冰鎮調酒杯來解。
 
 

躬逢其盛的大不列顛啤酒節

 
英國的狀況則是,若非天氣不好,夏日的傍晚酒吧門前的人行道基本上都擠滿了手拿啤酒的人。以前第一次去看到時還有點驚嚇,好好的,大家擠在人行道上是怎麼了嗎?沒有的,這只是歐洲人享受夏日時光的方法。

  • 大不列顛啤酒節 (Great British Beer Festival)
  • 大不列顛啤酒節 (Great British Beer Festival)
  • 大不列顛啤酒節 (Great British Beer Festival)

這回來到英國的週末,適逢大不列顛啤酒展,這是英國每年最大的啤酒活動。英國啤酒原本就以愛爾(ale)出名,特別是司陶特(stout)做得非常好。在海量的啤酒攤位中,台灣啤酒頭釀酒師RAY大推薦了哈維啤酒廠(Harvey’s brewery),當然是非常好喝,每項都精準。我則與不熟悉啤酒的朋友特別嘗試了蘋果酒(cider)的攤位。因為品項眾多的關係,這邊品嚐cider會給上具體的風味描述:甜味程度、風味指引,比如銳利如刀芒的圖示,暗示可能帶上刀芒般的鐵鏽味的——也有甜美的蜂蜜圖示、花朵的香氣。cider也不獨厚於蘋果為原料,梨子也是大宗,也可以見到以檸檬發酵的種類。我喜歡偏乾(dry)的乾酸口感,但大體來說,品嚐到的以甜美為大宗。

眾多愛爾產品中,cask ale是出了英國就不容易喝到的選項,這是釀好後不過濾殺菌就裝桶出貨到酒吧的新鮮啤酒,風味鮮活多變。同時,也因為沒有殺菌的緣故,酒吧的人如何在新鮮風味的頂端時銷售酒品,也是見證了酒吧的專業。因此,若是您到了英國,不想做功課的情況下,就請盡量喝這兩項吧! 

經歷過高溫炙人的南歐夏日,宜人的巴黎,時而陣雨的英國倫敦氣候,我總算是風塵僕僕在八月下旬搬到德國柏林去了。下一回文章就是,來講風靡柏林街頭的小吃「咖哩香腸」壞話。

|毛奇相關文章|
【專訪】在地酒廠的在地化行動:專訪柏林精釀啤酒廠BRLO
【專欄】咖啡、調酒、啤酒節,夏日歐洲大遷徙的酒食紀錄
【專欄】到南非的Brewpub喝啤酒!
【專欄】永遠記得你的小指:義大利香艾調酒的方法
【專欄】蒸餾後的濃烈:開始學喝威士忌
【專欄】吃北歐特產、喝在地啤酒:哥本哈根慢食大會食記
【專欄】和葡萄酒對話的義大利精釀啤酒
【專欄】來去鄉下喝義大利啤酒
【專欄】前往義大利,從啤酒開始的食物修業
【專訪】精通台灣在地食材的奇女子:毛奇
【食譜】對付大野狼的方法
【食譜】黑帶料理廚房(上):前菜與湯品篇

  • 英國的啤酒咖會出現這樣認真扮裝的漢子。
  • 品嚐cider會給上具體的風味描述:甜味程度、風味指引。
  • cider不獨厚於蘋果為原料,梨子也是大宗,也可以見到以檸檬發酵的種類。
about
毛奇 (Mokki)
關心土地與食物療癒的力量,蝸居城市裡用煮食跟陽光、空氣、水文、田畝,還有親愛的人們說話。聯合報與粉絲頁同名專欄「深夜女子公寓料理習作」作者,集結專欄與多年烹飪心得,於2016年底出版個人專書《深夜女子公寓的料理》,2018年赴義大利University of Gastronomic and Food Science (俗稱慢食大學)進修吃吃喝喝的技能。
popular post
enjoy with us
instagram icon# SUNMAI
標記#SUNMAI!分享你與SUNMAI的大小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