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_slogan_hidden_beauty_in_daily_life__white
lightness
medium
darkness
  • Words : napkin編輯部 黃珮鈴
  • Photographs : 得利影視 提供

火星自耕農的首選

2015年上映的電影《絕地救援》,敘述被遺留在火星的太空人Mark Watney,發揮植物學家的知識,用盡身邊資源度過500多個火星日後返回地球的故事。馬鈴薯的種植條件低、營養價值高,是火星作物的不二選擇,劇中Mark Watney對馬鈴薯的依賴,以及意外爆炸導致斷糧的打擊,彷彿重現十六世紀以來,馬鈴薯推動人類歷史發展的過程。

SUNMAI.LIFE 餐酒記【知識】飢餓的力量:從《絕地救援 The Martian 》挖掘馬鈴薯身世
一旦你在某處種出作物,就算是正式統治了那個地方。

不毛之地的豐收

1588年馬鈴薯從美洲來到歐洲,卻始終難以融入飲食文化。歐洲人以往是不吃植物塊莖的;而且馬鈴薯屬於龍葵屬(nightshade),當時引進歐洲的龍葵屬植物不少帶有毒性,英文意味「黑暗陰影」;也因為它出身美洲,是未開化、被征服種族的主要糧食……種種原因都讓馬鈴薯找不到立足之地;除了愛爾蘭。

愛爾蘭絕大部分土地都不利耕作,穀類長得很糟,小麥幾乎無法收成。在貧困與飢餓中掙扎的愛爾蘭人,很快就接受了馬鈴薯,因為這個不受歐洲人歡迎的作物,能在不毛之地生產大量糧食;一餐馬鈴薯佐牛奶,足以獲得身體所需營養;不需複雜耕作技術,只要挖些土壤覆蓋塊莖,就能輕而易舉豐收。馬鈴薯讓他們掙脫殖民的經濟控制,不論麵包或工資漲跌都可以餵飽自己,人口更在半世紀內從三百萬激增到八百萬。——然而,馬鈴薯難道沒有歉收的一天嗎?

SUNMAI.LIFE 餐酒記【知識】飢餓的力量:從《絕地救援 The Martian 》挖掘馬鈴薯身世

單一作物的災難種子

「作物都死了。完全失壓將大部分的水蒸發,任何存活的細菌,暴露在火星大氣中,在零下溫度中死亡。……他還有馬鈴薯吃,只是種不出東西了。」

Mark Watney獲得穩定糧食供應後,前往尋找拓荒者號以聯繫地面控制中心,然而一場居住艙爆炸的意外,卻讓他面臨斷糧危機,這個劇情發展,正好呼應了1845年歐洲爆發的馬鈴薯晚疫病(potato blight)。

這一年,來自新世界的真菌渡過大西洋,隨風席捲歐洲大陸,導致馬鈴薯植株枯萎、塊莖壞死,連已經採收的都在一個月內腐爛。依賴馬鈴薯餬口的愛爾蘭,三年內約有一百萬人死於飢荒,另外一百萬人為了逃離飢荒大多移民到美洲,十年內愛爾蘭人口銳減一半,也從此改變了美洲的人口結構。

假如馬鈴薯不曾飄洋過海,歷史會如何發展呢?被視為英格蘭農業殖民地的愛爾蘭,將無力出口大量畜產,英格蘭也不能利用工業製品換取食物來供應工人能量,工業革命的進程會拖得又慢又長,社會階級的流動也更難了。更別討論火星上的自耕農Mark Watney是否能返回地球,因為你和我可能還停留在觀星相的農業時期,活在飢餓的恐懼中,等待一個策動歷史改變的契機。

|參考書目|
《歷史大口吃》,Tom Standage著,行人出版。
《慾望植物園》,Michael Pollan著,時報出版。

|相關文章|
刀裡來,火裡去:權慾燻烤的《紙牌屋》肋排
人間最美味:咬一口《死亡筆記本》的蘋果
站在雞蛋那一邊:孵化《水底情深》的蛋

popular post
enjoy with us
instagram icon# SUNMAI
標記#SUNMAI!分享你與SUNMAI的大小事!
BACK TO TOP